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燕山足迹

用文字和照片记录下我的生活足迹和家庭

 
 
 

日志

 
 
关于我

学习陪伴我的生活,工作助推我的乐趣,思考成为我的习惯,进取实现我的追求。

网易考拉推荐
 
 

幸福道的少年记忆  

2017-06-18 21:36:49|  分类: 人生记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搬家
父亲转业后,我和哥哥即离开了伴我们度过童年的遵义道的大姑家,转而在母亲医院提供的单身宿舍一家五口挤住了一年,随后全家搬到了王串场幸福道,这一年我已经8岁,我在这里一直生活到17岁下乡那年。
搬家那天,我们家顾了两辆人力三轮车,母亲和妹妹乘坐一辆,我和哥哥乘坐一辆,脚底下踩着的是一些簸箕、笤帚,还有劈柴、煤球一类的生活必需品,这也是我们家的全部家当。父亲则骑着自行车忙前跑后张罗着搬家的全进程。
王串场是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建起的一片工人新村,新盖的平房占据了这片区域的三分之二,主要居住的是铁路和各个国营企业的职工。在这片区域的西侧隔着一号路盖起的是楼房,楼房又分为三片区域,自南向北分别是真理道、正义道和幸福道。
我们的新家就坐落在幸福道35号。我们所住的大楼人们称之为“干部大楼”,楼房均为三层,外墙为红砖砌筑,内部结构几乎全部为木质结构,地面也为木质地板。
我们入住的是两间17平米的居室,这样的住房在当时算是较优越的,因为绝大多数家庭分得的是一间17平米的居室,且人口并不比我们少。36号楼居住的是纺织局的一位黄姓局长,同住三楼的邻居陈叔叔是卫生局的领导,居住的条件与我们差不多。
很巧的是,我们的二楼新搬进的一家竟是与我在同一幼儿园同一个班的同学,她父亲是税务局的领导干部,她们一家六口分配的也是两间。
二、印象中的父母
父亲在学校工作,每天早出晚归,很少与我们交流。后来听我的班主任告诉我,我父亲是某学校的领导,因为他到区里开会时见到了我父亲,但我却从来没有听父亲说过。除了父亲忙碌的身影,也能看到他备课的时候,他备过代数课,也备过英语课,但还是以代数课为多。直到父亲过世后,我仅知道父亲是在解放战争时期参加华北军政大学,随即参加军委探照兵团随军南下的。只是我在一次翻箱倒柜的探秘中,发现了一份1965年10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天津市委员会聘请父亲为第四届政协委员的证书。
母亲每天忙碌的程度远超过父亲,每天早7点走晚10点回家。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全国评出了王铁人、耿长锁等家喻户晓的劳动模范,那时我所知道的母亲是天津市河北区的劳动模范和优秀共产党员。
三、乐趣
那时的父母都很忙,没有时间照料我们,我们是在保姆的照料下每天起居上学,放学则和同学们一起玩耍,很是自由。
足球是我那时的最爱,我和哥哥都是各自学校校队的。经常是放学回家后,我们都会在楼前的一片半个足球场大小的空地上与“小土房”的孩子们一起踢足球。“小土房”是我们楼前原著居民的住的小平房,人称葛家胡同和李家胡同。他们的体力优于我们,但球艺与我们不相上下,好在我们楼下有一个火车头队的大哥哥,我和哥哥跟着他学会了许多新鲜的球艺。
乒乓球也是我们的最爱,我和哥哥也是各自学校校队的。哥哥的球艺高我一筹,我基本是跟着他在学在打。也是经常放学回家后,在我们自家的屋里支起床板开打起来,有时也在一楼的楼前支起床板与五六个同学一起开打。
航模也是我们的一项爱好,我和哥哥还有楼下的一位同龄邻居,有很多次是用从劝业场买来的飞机航模和水上航模材料进行组装,然后在楼前的空地上进行放飞试验。遇到下雨的时候,我们会抓紧赶制水上航模或是自行设计制作可以自动航行的小木船,材料是家里的劈柴和劝业场买来的航模发电机。雨后,我们立即跑到楼前的大水坑边对航模进行下水试验,不管成功与否,那心情总是充满了无限乐趣。
打垒球是我与同学们经常进行的一项体育项目。许多次的小组学习后,我们两个学习小组的8个同学会分成两拨,一拨守擂,一拨攻擂,既激烈又充满乐趣。一次,我在攻擂时张手接垒球,不小心垒球重重地砸在我的无名指上,疼得我直蹦高,几天后手指消肿,指关节最末端出现了严重弯曲,这一弯曲的无名指关节一直延续至今。
打篮球是我上了中学以后的事情。我们房后的海军大楼楼前有一篮球场,我和哥哥时常到那里与海军大楼的伙伴们在一起玩篮球,其中一个叫何东林的大个子与我哥哥的关系最好,他的父亲是海军大校,后来何东林考上了哈军工大学,以后再没见到过。
集邮也是我和哥哥的共同爱好。记的我们每周日都会跑到劝业场五楼换邮票,或是花五毛钱在集邮专柜购买一个廉价的邮票袋,取出自己需要的邮票,然后将其余不需要的邮票与其他集邮爱好者互相对换。几年之后,我们已有了五大本满满的邮票,从民国时期到六十年代的、从国内到国外的,在当时的集邮爱好者中算是佼佼者了。
上了中学的我也开始喜欢上了吹笛和拉二胡,时常坐在三楼楼梯的窗台上边吹边拉边看着楼下走动的人景。
玩矿石收音机,是我上初中学了物理课之后最感兴趣的事情。一般都是先按图索骥到劝业场买来二极管、磁棒、线圈、耳机等零件,然后按不同等级的线路进行组装,组装后的矿石收音机连上一根用竹竿架起的天线,调整天线方向后即可用耳机听到六七个节目。1968年下乡后,我曾用自制的矿石收音机在知青点每晚收听中央台的广播,这也成为了我在偏僻山村收听全国消息的唯一帮手。
那时,我们家门口同龄人们的娱乐项目还有许多,比如:分拨打仗、捉迷藏、拍毛片、玩麻号、打尜、弹球等,这些我都曾乐此不疲的参加过。
四、动乱时期的幸福道
文革动乱的年代,我已经是初中毕业。我们居住的干部楼因为很多是领导干部,每幢楼的墙上都贴满了大字报,但是我们家很太平,可能与父亲的人缘很好有关。
在那个非常时期,尽管各家的家长多有不幸,但我们各家的孩子们仍暗里保持着亲密的联系。每周我和哥哥必去大姑家的习惯也一直没有改变,上小学时是爸爸一前一后的用自行车駝着我们,上了中学开始是乘公交车,再以后是骑自行车,直到1968年我下乡离开了幸福道。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